成都东山喷绘有限责任司
地址:成都市德盛路11号
地铁四号线太升南路站C口附近
设备齐全质量优
各环节严格质量品控
028-86512791
18980707829
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客服热线:18980707829
客服热线:028-86512791
邮箱:783394216@qq.co.m

初遇美女2-发点小财---成都桁架资料提供

发表时间:2022-03-03 09:25

     成都喷绘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,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。

    从床上爬起来,拉开窗帘,外面黑蒙蒙的一片。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,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。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,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。

    我房间里没电话。

   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,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。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,他坚持技术报国,一个留在国内,无亲无故。

   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,写了几年,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。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,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。

   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,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。

    我并不怕他,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,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,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,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。

   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。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,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手机号码。

    电话响了一下,通了。

    “起来了吗?”吴倩在电话那头轻声问我。

    我想笑,我不起来能给她复机?难道老子家里还有电话?要知道装一个电话,最少也得三千多的开户费。这对于身上长期没几两散碎银子的我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    我说:“我一直在等你拷我。”

    “是吗?你不是一夜没睡吧?”

    我把微笑通过听筒传了过去,我说:“没什么的,年轻!”

    吴倩就一声轻笑:“你来我这里吧,我们该出发了。还有半个小时火车就要开了。”

    我问了她的地址,不是很远,走路过去也就十来分钟。吴倩说:“陈风,你打个出租到我楼下来。”

    打出租对我来说是很件奢侈的事。我的坐出租车最后的印象还停留在毕业那年,从此以后我的出行就是一辆破单车或者挤公交车。

    我站在街头等了半天没看到一辆出租车经过?这个城市正在深度睡眠,缺少夜生活的城市因此变得无比的萧条。正急着,拷机又响了,一看,还是吴倩的,只好回到电话摊边,继续拨过去,吴倩问我:“还没走?”

    我说:“没车埃”

    “你跑过来吧。快点!”

    放下电话,我就撒开腿跑了起来。吴倩一身黑裙站在街边等我。

    “得赶紧,还有二十多分钟了。”吴倩抬腕看了一下手表说。

    天缘凑巧,刚好有一辆出租车过来,我们伸手拦住,直奔火车站。

    火车站广场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等车的人,这些都是民工,这个时代的乘车大军就是民工,南来北往,星夜兼程。

    我们无暇去关注他们,紧赶慢紧进了站,直接上了卧铺。

    这是一趟始发车,目的地是京城。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趟始发车安排在这个时候?也许是怕这个城市太孤寂,让半夜出门的人来活跃这个没有夜生活的城市!

    上了车我们径直去了软卧。列车员对我们坐软卧的人都是彬彬有礼,能坐软卧的不是官就是有钱,而且有钱还不一定可以坐。有一段时期,坐软卧还需要单位的证明。毕竟,是通往京城的车,能简单吗?

    坐下没多久,列车就开动了。列车员过来给我们换了牌,等她一走,吴倩就把门拉上并锁了。成都桁架搭建

    我看着软卧车厢里的四张床,吴倩笑笑说:“别看了,我都买了。继续睡,要明天下午才到呢。”

    我说:“那就是说,星期一我不能上班了?”

    “上什么班啊?你那个班就是上一生,你能有几个钱?打个电话请个假吧。”

    我想,其实是没什么,我在机关也就是打打水,抹抹桌子之类的。但毕竟我是有单位的人,我与她们个体户还是有区别的。所以我说:“单位的事,不可以随便的啊。”

    “有什么了不得的啊?”吴倩靠着车厢说:“现在全民下海经商,守着机关的人,要么就是没路子,要么就是没胆子。”

    我笑笑说:“我就是属于既没有路子,更没有胆子的人。“

    吴倩嘴一撇道:”胆子是练大的,路子是找出来的。“

    我就笑,问她:”我们去那里?”

    “北京。”

    说句老实话,我这一生还没去过北京。

    大学期间有几次起意去,结果还是口袋里银子不够而作罢。虽然北京有几个高中同窗,毕竟当初读高中的时候交往不多。如此贸然去打扰,于我,于他或她,都不是件让人高兴的事。何况都是从我们这个地方出去的人,口袋里的银子不见得就比我多。

    学生的生活都很窘迫,不会因为在天子脚下就一定会比我好过。

    当时流传的一句话,到北京才知道官小;到广州才知道钱少;到上海才知道眼睛少,因为美女太多了。

    我不是官,甚至连官边都没沾上。我这一生要想做官,除非我的祖坟冒青烟。我家的祖坟在一个山高林密的乡下,我的祖先一字列开安睡在苍松翠竹中。

    我每年的清明去扫墓都要很认真地看着他们,我总期望能看到有一个祖坟上冒起缕缕青烟。可是我每次都失望,以至于现在我再去扫墓,再也没有细细看缕缕青烟的奢望了。

    其实,我的祖先我没任何印象。我爷爷是北方人,我现在祭拜的祖先,是我外婆一家人的祖先。

    “我们去北京做什么?”

    “什么也不做,就玩呗,不行吗?”

    我笑笑没做声。

    贵族五百年出一个,暴发户一夜之间就可以成百上千。

    我是不贵族,我的祖先也不是贵族。可我也不是暴发户,我想成暴发户,可我成不了暴发户。因为,我丝毫没有暴发户的心理素质。

    吴倩看我不做声,说:“你什么也不要管,只要跟着我就是了。不会有人吃了你。就是有,我也不会答应啊。”她脸上浮上来红晕。

    我靠着窗户坐下来,软卧就是软卧,床单多白啊!我在心里感叹。

    “我要睡会,你不想睡就看看报纸吧。”吴倩递给我几张报纸:“先闭上眼哦,不许偷看。”

    吴倩也没在乎我是否真的闭了眼。她在狭小的空间里脱下了裙子,露出里面蕾丝花边的内衣。她的美乳骄傲地挺立,平滑的小腹和修长白皙的大腿在我眼前肆意地晃动。

    我突然感觉有股冲动,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她已经拉开被子钻了进去。

    我想拉开门透透气,吴倩说:“不要开门1她指了指她铺位下的一个四方盒子对我说:“不要动它!”

    她背对着我躺下,白色的被子随意地盖在她沟壑起伏的身上。不一会,我就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   我想像着被子里她美丽的身体,想像着她羊脂一样的体肤,想像着她坚 挺的胸乳和平滑的小腹,我原始的冲动周而复始地一次次冲撞我的身体。

    床底下静静地摆放着一个用胶带严严地裹着盒子,我眼睛瞄过无数次,心里痒得像千百条虫子在肆意地乱爬,那里面究竟是什么呢?

    直到沉沉睡去,我还在念念不忘。成都桁架舞台

成都东山喷绘
首页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关于我们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产品案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新闻动态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联系我们
QQ:750504860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联系电话:028-86512791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联系邮箱:750504860@qq.co.m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联系地址:成都市德盛路11号

5de6804b9ba7b125c5dee27ae3afa1c6